激情燃烧的岁月——致敬期货市场改革开放28周年

时间:2019-07-30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2018年岁末,中国证券博物馆盛大开馆。在馆藏中,一张热烈庆祝中国郑州商品交易所隆重推出期货交易的黑白老照片,引人驻足。时光剪影无声诉说中国期货市场28年激情燃烧的岁月。

  2018年岁末,中国证券博物馆盛大开馆。在馆藏中,一张热烈庆祝中国郑州商品交易所隆重推出期货交易的黑白老照片,引人驻足。时光剪影无声诉说中国期货市场28年激情燃烧的岁月。这是改革开放40年的一段缩影,也是中国金融市场改革开放的重要标志和成果之一。

  在现代期货发源地——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大厅陈列馆里,也挂着这样一幅照片:1985年,时任国家主席认真看着芝加哥商业交易所主席利奥·梅拉梅德挥舞着双手讲解。

  和西方期货市场在自由市场经济的基础上自发产生的历史不同,我国期货市场在政府直接推动下建立起来。同志专门到芝加哥商业交易所去参观,象征我国高层领导人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开始了对市场的具体形式的关注与研究。梅拉梅德后来回忆说,他预感到中国今后可能也会出现期货市场。

  一颗筑梦之种撒播到中国大地。1988年,时任总理的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探索期货交易”,我国正式开启期货市场创设工作。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风云激荡。国家经济体制改革走到了一个关口,价格闯关进入关键期,国家层面,迫切寻求改革突破口。经济也现波折,企业三角债严重,迫切需要寻求市场化道路。

  彼时,粮食价格暴涨暴跌,昨天买粮难、今天卖粮难,深深困扰商业部。1988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国家体改委共同成立了“期货市场研究工作小组”,商业部大力支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常务干事田源主持试点准备工作。

  经过研究孕育阶段,有关方面逐渐统一了认识,中国期货市场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第一步。1990年7月,国务院批转《商业部等八部门关于试办郑州粮食批发市场报告的通知》,提到“具体交易价格通过市场公开竞争形成”“允许远期合同在场内转让”。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如果明目张胆地说要发展期货市场,面临的意识形态阻碍比较大。因此,只能对外宣称建批发市场,金融属性(T+0交易)暗藏在交易机制当中。

  1990年10月,郑州粮食批发市场正式开业,这是我国第一个拥有期货交易品种的市场,如布谷啼春,标志着中国期货市场诞生。

  期货市场研究工作小组成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常清回忆,当时决策层希望试点从现货交易起步,过渡到中远期交易,最终实现期货交易这“三大步”。

  不过,这三大步,国外用了上百年时间,而郑州试点缩短到两年半。1993年5月28日,启用中国郑州商品交易所的名称,推出标准化期货合约,当日成交粮油期货1.854万吨。

  而几乎在同一时期,为了给企业积压的产品寻找社会库存,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的张宜生,怀揣领导亲笔信奔赴特区深圳,商谈创办期货交易所。1991年6月,深圳有色金属交易所成立,1992年1月正式开业,是第一个以交易所形式运行的交易场所。“中国第一个期货交易所出现在特区深圳,主要在于深圳没有内地对有色金属行业的最高限价要求,价格可以自由灵活。”张宜生回忆。1992年10月,深圳有色金属交易所推出我国第一张标准化期货合约。

  国家的顶层设计与企业探索,相向而行,上下汇合,在构建市场化价格形成机制的历史洪流中,期货市场的出现成为了必然。

  在张宜生看来,中国期货市场的出现,正值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重要历史转折时期。期货是市场机制的顶层设计,它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说明了中国市场化改革的不可逆转。与此同时,企业借助期货市场,开始间接参与国际竞争,但又不是直接碰撞。借助期货价格天然的国际联通性,在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下,中国企业逐渐成长,逐步与国际接轨。

  可以说,中国期货市场的建立,是一批拓荒者共同努力的结果,最初一批期货人共同谱写了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序曲。

  其时,嗅觉敏锐的外媒也闻风而动,盛赞郑州市场是中国“发展市场经济的里程碑”,判断出“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不会改变,中国在朝市场经济的方向迈进”。

  政府的支持赋予了期货市场开拓者和播种者勇气。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表示,如果没有当时期货市场开拓者、播种者“大胆试”的冲劲和闯劲,期货市场不知道要推后多少年才能在中国建立起来。这些早期的开拓者、播种者、建设者功不可没。

  1992年,“南方讲话”后,刚刚试点的期货市场,摇摇晃晃加快了脚步。1992年9月,第一家期货公司——广东万通期货经纪公司成立。10月,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成立,田源任董事长,最大的一单生意半年赚了7个亿。

  市场热情被彻底点燃。粮食、金属、能源等商品期货不断推出,金融期货也呈现短暂火热发展。但由于无统一管理,主管部门各行其是,加上立法滞后,导致无序发展、无法可依、无人监管。各地交易所一哄而起,不到两年时间,全国办起50多个交易期货的场所,恶性竞争,交易品种散乱,乱象频出。当时,一位层级很高的领导评价说:“老太太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可见这种一哄而上的混乱,给政府高层留下了相当不好的印象。

  于是,经历了长时间的清理整顿,进入21世纪,期货市场才进入规范化发展阶段。这段清理整顿期,业内称为“失去的十年”。这也正常,价格改革,股市探索的初始十年都经历了各种坎坷,中国期货市场从无到有,也付出了从青涩走向成熟的巨大学费。

  第一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曾回忆,1992年他到任刚成立的证监会任主席,任务就是“开荒、修路、铺轨道……如果道路和轨道没有建好,要想跑快车,肯定要翻车”。1994-2000年,证监会牵头对期货市场有过两次清理整顿。期间,发生了两个对以后期货市场发展影响较大的事件,一个是“327国债期货事件”,当时号称证券之王的管金生锒铛入狱,中国第一个金融期货品种宣告夭折。另一个是“株冶期货风险事件”。这是因为当时企业管理人员没有经过现代市场经济的洗礼,不懂现代金融工具而致。后来,株冶吸取这个教训,变坏事为好事,培养专业人员,做有色金属期货做得很好。

  这两件事导致期货市场的“坏名声”经久不散。但实际上,期货市场是工具类市场,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主要看使用者的水平。这两个风险事件,一个发生在金融期货上,一个发生在商品期货上,促进了全社会对期货风险的认识,提高了监管及立法的紧迫性。1997年3月,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规范证券、期货市场,增强风险意识。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突出了我国规范期货市场的迫切性。1998年,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整顿和规范期货市场的通知》。对15家交易所进行撤销合并为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和大连商品交易所3家。

  为平衡各方利益,证监会在关闭交易所的同时给其发放证券公司的营业牌照以作补偿。“由于当时证券公司赚钱,而搞期货无望,所以大家就接受了这一方案。”按照这一转型思路,当时成都联合期货交易所就变成了天风证券,天津联合期货交易所则变成了一德证券,而北京商品交易所则变成了首创证券。

  1999年6月国务院颁布了《期货交易管理暂行条例》,确立了中国证监会统一负责对全国证券、期货业的监管。

  2000年12月,中国期货业协会成立,标志着中国期货行业自律组织的诞生。

  2001年期货市场总体明显回暖,证监会及交易所工作重心发生转变,从清理整顿向加强市场开发、探索和恢复交易品种、促进市场功能发挥等方面的转变。2004年上期所上市了燃料油期货,郑商所上市了棉花期货,大商所上市了玉米期货等新品种。

  图为2004年8月25日,时任上期所党委书记、总经理的姜洋在上海期货交易所燃料油期货上市仪式上致辞。

  2006年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上海挂牌成立,开始金融期货探索。2006年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挂牌成立。监控中心实现了期货市场数据大集中,从而确立了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期货交易所、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和中国期货业协会“五位一体”的期货监管工作机制,是我国期货市场监管体系的一项重大创新安排,向国际期货市场监管贡献了“中国智慧”。

  有意思的是,在清理整顿中,中国最早一批期货专业人才成长起来,一批本土的期货公司也顽强生长。

  1991年,大学毕业分配到深圳的马文胜,在报纸上看到深圳有色金属交易所成立的消息,对期货有了懵懂的憧憬。1993年一个下过暴雨的夜晚,他挽起裤腿,趟着水,赶去参加中国中期在深圳的培训会。如今马文胜任新湖期货董事长,中国期货业协会兼职副会长。

  另一位中国期货业协会兼职副会长、南华期货总经理罗旭峰的职业生涯也始于1993。这一年他应聘进入金马期货成为一名业务员,凭着对期货的热爱坐上副总经理的位子。“当时期货公司业务以期货经纪为主,接收行情用的还是‘大锅盖’那种卫星天线年,南华期货筹备期间,罗旭峰被邀加入南华期货。初创的南华期货,甚至在浙江省都是规模很小的期货公司,但是经过20多年的砥砺奋斗,如今已是具备综合实力的领军企业之一,并已走向国际。南华期货的发展,是我国期货公司发展的一个缩影。截止到2017年,我国共有149家期货公司,下设65家风险管理子公司、11家资产管理子公司。期货行业总资产5500余亿元,全市场资金总量和投资者分别为4900多亿元和120多万个。

  与此同时,期货概念走进了农业、工业,走进千家万户。2005年,大连商品交易所的一位领导到黑龙江调研,发现当地市场上,农民卖的大豆很便宜。而交易所的大豆期货价格却已经跟随美豆涨得比较高了,可是农民不了解这个信息。于是,他给当时的黑龙江省委书记写信,建议把这个事情在电视上播一下,让农民知道。书记当时批示黑龙江电视台直播,告诉农民按大商所的期货价格卖。很快农民就把卖价提起来了,全省多收入了20亿。

  这就是大商所“千村万户”工程的起源。期货价格,就像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公开、透明、即时更新,体现着价格发现功能,改变着农民千百年来的生产经营方式。在服务实体经济中,期货业从小到大,拔节生长。

  2013年8月29日,一则新华网消息惊动世界:习总书记来到大连商品交易所交易大厅。听说交易所一年成交额达33万多亿、未来几年期货品种要翻番,习同志很高兴。他叮嘱说,“要脚踏实地,大胆探索,努力走出一条成功之路。"这是我国第一次公开报道最高领导人视察期货市场的讲线个字,但非比寻常,这是习总书记对中国期货市场、资本市场提出的殷切期望,给与了期货市场的建设者、参与者和监管者巨大的鼓舞与鞭策,也指导和推动着我国期货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图为2013年8月29日,习总书记来到大连商品交易所,寄语“要脚踏实地、大胆探索,努力走出一条成功之路。”

  由此,我国期货市场发展迈上快车道。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期货市场新上市期货、期权品种超过了之前20多年上市产品的总和。商品期货成交量连续八年居世界第一,金融期货重要作用日益显现,市场运行日趋规范,监管有效性不断提升,市场在发现价格、风险管理,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国家产业政策,促进落后产能淘汰,提升产品质量,服务“三农”,助力脱贫攻坚以及双向开放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重要作用。

  2018年3月26日,我国第一个对外开放的期货品种——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历经17载,终于梦圆。目前上海原油期货已跃升为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功能发挥初步显现。这是资本市场有序开放的一大里程碑,也是我国经济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们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把富有中国特色的原油期货市场建设好,功能发挥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表示。

  图为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和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共同为我国原油期货交易鸣锣开市

  2018年是期货业国际化“元年”。继原油期货上市,5月4日,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正式引入境外交易者,这也是我国第一个允许境外交易者直接参与交易的已上市期货品种。

  11月30日,郑州商品交易所的PTA期货,作为我国独有的期货品种,鉴于已发展成熟,引入境外交易者,服务全球。

  前进的道路,有欢歌,也有波折。2010年4月,一声锣响,沪深300股指期货行情启动,阔别市场15年的金融期货重返上海滩。股指期货的上市是我国资本市场重大制度创新,改变了我国期货市场仅有商品期货的现状。

  图为2010年4月8日,在股指期货启动仪式上,时任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宣读证监会同意沪深300股指期货上市交易的批复。

  2013年,5年期国债期货上市,2015年,10年期国债期货,上证50、中证500股指期货等推出。全年金融期货交易金额占到期货市场的比例上升到75%。

  然天有不测风云。2015年股市发生异常波动后,一些舆论指责股指期货在股市的大幅波动中起了“推波助澜”的负面作用。鉴于股票市场的不稳定,监管部门对股指期货的活跃度进行了限制。直至今天,随着人们对股市发展规律认识的深化,股指期货逐步松绑,向常态化回归。人们认识到,股指期货仅仅是一支温度计,一个传递坏消息的信使而已,错不在信使。

  2015年,我国场内期权实现“零”的突破,上市了首个金融期权——上证50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期权;2017年,豆粕、白糖期权上市,2018年铜期货期权上市,标志商品期权品种由农业领域扩展至工业领域。我国期货市场已经进入既有期货、又有期权,既有境内参与者、又有境外参与者的多元开放时代。

  期货市场作为资本市场的一个子项,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勇做金融开放的排头兵。2018年,《外商控股期货公司管理办法》发布实施;期货交易所境外布局逐步深化……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呈现出品种、机构、投资者“三箭齐发”,呈现全面开放态势。

  加快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提升国际影响力,推动国内大宗商品期货价格成为全球基准价格,形成公开透明的“中国价格”,已不遥远。“朝着尽早取得国际主要定价权的方向努力。”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这样说。

  他还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中国铝业收购秘鲁铜矿、中国有色金属矿业集团收购赞比亚卢安夏铜业公司等一系列并购中,我国企业科学运用期货市场价格,对收购对象进行合理估值,减少谈判双方定价分歧,利用期货套期保值工具规避风险,成功实现了海外收购,顺利实现了资源扩张,有效提升了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

  期货作为国际贸易中的通用“语言”,是企业融入全球贸易体系、深度参与国际分工协作的重要依托,更是相关产业国际化进程的“助推器”。某种意义上,在国际环境不确定性加大的宏观背景下,期货市场还有助于化解国际经济风险,维护国民经济稳定运行。

  岁月见证,追梦不止。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期货市场发展28年。28年来,中国期货市场走出了一条借鉴国外、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实践证明是成功的,从期货交易、期货规则、期货监管、期货投资者保护、期货功能发挥、期货开放等多个维度,反映出鲜明的中国特点,产生了显著的世界影响,成为经济金融改革成功实践的精彩之笔。

  1989年,曾是“期货工作研究小组”成员的朱玉辰,赴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学习期货。这是第一个来学习期货的中国人,引起美媒高度关注。朱玉辰向当地介绍说,中国要改革,要搞市场经济。第二天,报纸登出他的大照片,报道标题是《北京烤鸭将上期货》。

  当时,美国人最熟悉的中国商品只是北京烤鸭,这个标题充满幽默和调侃。北京烤鸭当然没有上期货。但是今天,中国已上市60个品种,涵盖了农业、金属、能源、化工和金融等国民经济主要领域,拥有4家期货交易所。上期所成为全球第一大的黑色金属期货市场和第二大有色金属期货市场。大商所农产品期货年成交量超越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期货市场;郑州成为全球的重要价格传导中心之一。我国已是全球第二大期货期权交易市场。如今任新加坡亚太交易所首席执行官的朱玉辰感叹:“中国期货业的发展令人骄傲。”

  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是市场和监管两方面共同推动的结果。当然,市场始终是第一动力。期货市场是最具有全球化特征的金融市场,正在以自身特有的方式发出“中国声音”,产生“中国影响”。